形式主义下, 我们都是沉闷压抑的受害者

张柯2020-09-07国网100

今日一天都在参加安全复训。


我们公司带来佐敦涂料的工业漆产品, 按理说客户下单给我们,我们马上下单给工厂,工厂货物直接发到客户手里,全程我们看不到任何的产品。 但是即使如此,因为我们的营业执照上有涂料产品销售,就必须要参加安全培训。 


前几天黎巴嫩大爆炸,没想到影响范围如此之大, 我大无锡掀起来严查危化品的大检查。 街道安全管理部门亲自登门查询资料,和老板谈话。最后主办人员说其实我们也很同情企业,但是没办法啊,这就是政策啊,不执行也不行。我们明知道这些东西和你们来说一点关系都没有的。


好在,现在的政务人员(尤其基层),很少刁难企业。或许也是知道企业的不容易吧。但是,形式主义自古有之。 我们还比较幸运在江南,如果我在老家办企业,还不知会是啥情况。俗话说“治大国如烹小鲜”, 现在的政策颁布总是透露着一种“一刀切“的现象, 真正掌勺制定政策的从不尝一尝自己做的菜味道如何,反正就这么做了。


不过,小微企业即使声音很微小,但是还是可以叫两声的。叫的人多了,或许会被听到也说不定。


今天早晨,天鹏食品城着火,黑烟直达霄汉,然后再落下来笼罩了方圆几公里。


不仅要问一个问题:为什么政令总是和实际情况偏离甚远? 


按理说,现在的网络如此发达, 企业很容易可以把诉求反映上去,政策制定者也是很容易掌握第一手信息,如果用心或许还可以听到真实的声音,制定出相对合理的政策。可是为何最后会往往谬以千里呢? 


究其原理,还是因为“角色定位”问题。


说点题外话。


今日读《宋史》,看到“拗相公”王安石变法章节。王安石贵为宰相,又得当朝皇帝神宗信任,为何在变法时却阻碍重重?  


其核心原因是因为王安石的所有变法内容,都是在用“均贫富”的思维,是在革“士大夫“们的命。但是问题是你想要把新法执行下去,各个地方都需要依赖这些士大夫去执行新法。自然,新法会招致所有“士大夫阶层”(既得利益者)的反对。


这才是变法失败的核心原因。在当时的条件下, 王安石唯一依仗的是神宗的支持,一旦神宗改变想法,一切变法就不可能再执行了。

说回角色定位吧。


美国民主共和两党为了争取自己选民的选票,那是无所不用其极,我们老百姓们都知道他们为了让支持自己的人信任自己,可以采用“任何”手段。 在他们眼里,支持他们的民众就是自己的“客户”,是自己的“衣食父母“,所以要想尽办法去取悦。


但是,回过头来说,如果一个政党为了取悦“我”, 进行了一堆的承诺,并且又一一兑现了,那么我不支持你我去支持谁?难道我去支持远在万里和我没任何关系,只是在电视里看到过只字片语的“中国人民”?别逗了!


这个可以理解,为什么川普那么让我们恶心,但是却让支持他的人那么爱他。其实没有别的原因,对错只是因为角色定位和角度不同罢了。


再回到商业环境下,我前几天和朋友聊天,就说起品牌方和经销商的关系。 


从茅台出来的J告诉我说,他们做销售的时候一般都是请经销商喝酒。一般来说招待省代喝飞天茅台,招待市代则是高尔夫等。我说,经销商不请你们吃饭嘛?他说,那怎么行啊,厂家靠经销商卖货啊,让人家请客怎么行呢?


我的好友D是某涂料品牌的大区总代,下辖的经销商有数十家,年产值数千万。去任何一个经销商处看店的时候,吃饭招待一律自己出钱。问他,他说这钱得我出啊,毕竟他们是我的客户,我靠他们赚钱呢!这个我是亲眼得见, 因为每次我们一起吃饭,招待经销商,都是他付钱。


品牌依赖经销商赚钱,经销商依赖客户赚钱,服务的链条关系如果乱了,还指望关系不错乱?接下来我操作的新品牌会严格按照这个思路去操作和执行,坚定的把这种理念执行到位, 支持和共赢才是未来工作的指导思想。


最后,回到开头的文章,之所以企业会叫苦不迭,还不是因为很多企业操着卖白fen的心,赚着卖白菜的钱。 为国家光荣纳税,希望的是得到高效的政策支持,而不是把宝贵的时间陷落到无尽的形式主义中!


发表评论    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